同徐訏也算是阔别好久了吧,毕竟读《风萧萧》那年,我不过是在念初中。

于是今日撞见他的书,实在不能够不买,想着捏了它在手里,多少也召回些当年的情怀。
呵,徐訏笔下的女子,是会娉娉婷婷走去街角的烟店问一句“有Era烟吗”的人,有多天真就有多风尘。

是同蓝宝在书城,背抵住落地长窗聊天,也不晓得东拉西扯些什么,但就是好开心。
毕竟,我们都爱博尔赫斯
——我能用什么来拥有你?我交给你,在你生前多年,在日落之际看见的一朵枯黄玫瑰的记忆。
她还买了书送给我,北岛的随笔,还有法汉小辞典。
书籍一如既往,令人愉悦。

天气好像发了狠,摧枯拉朽凉下来。
北平的秋,这样快也就过去,实在该有好酒相送的。
等论文做好,要痛快醉一回。

呵,铲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

你看,纵然江山不待,而李白的诗却是永恒。

2006-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