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豆瓣FM一打开,头一首歌是《风继续吹》。
嗯,张国荣忌辰,合该如此。
他的声音黯哑沧桑,而他的容貌清秀天真,仿佛完完全全是两个世界的事物,不相干的,甚至矛盾的,所以更形魅惑。
韩寒也写微博纪念他,说“很多争议要到死后才能平息”,在我看,不过是借哥哥的酒杯,浇自家块垒。

毕业近两年来,渐渐涉世,明白一些道理跟险恶。
人与人之间如同地狱的关系,处处一般,不止呈现于萨特的存在主义纪元。
我一向不争,随遇而安,很少人或事可以激怒我,然而最近我明白,其实不是这样。
而在某些时刻,恶意是好的,因为那些时刻,善意没有出路。

北京再度入春,燥而多风,轻快如火。
前回在天桥上遇见一个女郎,黑白丝巾时被骤风抖起,于她肩头飞纵又飞纵,像鬼后在引领她身后不计其数的无形鬼兵,十分妖异,这一幕令我记得她。

而我忙到几乎要扑跌在地,且又仓惶搬了一回家,心境动荡。
春光与风都是旧日的,是故知,而双脚却已踏上从未涉足的街区。
此事对于金牛女纸如我,几乎是深入亚马逊丛林般的探险。
然而事已至此,也只能致力于开发未曾试过的餐厅聊作抚慰。——还是一个金牛座。

新的住处附近有一条河,不宽,靠近时闻见水腥和垃圾的气味,但两岸也有杨柳依依,飘飘渺渺地绿起来。
春风是公平的,一视同仁的,无高低,无贵贱,绿江南,也绿沟渠。

三月见过一些朋友,那时还在下一场晚雪,很冷。
但一众冬眠兽都蛰伏太久,迫不及待要分享冬天的叙事。
——
女子某刚从印度归来,带回一鞋都是异乡的臭大便,满肚子都是奇遇,令人骇完又笑,笑完又骇,十足精彩。
另一位正在筹备她的艺术展,手绘一些丝巾,色彩清亮,爽然有孩童的愉悦。
还有一位沉郁者,沦陷于原罪的甘苦,并打算背负起他人的十字架。
而我,除了与心爱者有过愉快的消磨,没有别的故事发生。
折磨我良心和感情的事,现在大多发生在梦里。

张国荣有一首歌叫做“追”,是电影《金枝玉叶》的主题曲。
——
这一生也在进取,这分钟却挂念谁?我会说是唯独你不可失去。

哥哥唱歌非常用情,总是带一点哭腔,令人心中酸楚,却又拿捏得很好,叫人无法流眼泪。

唱时他且常带一种询问的神气,额头与眼眉皆微微上扬,像要同你打个商量,“我爱得好辛苦,你说这可怎么办?”

呵,所谓情深不寿,对周遭人事着意太多反而不快乐,而苟活下来的,多多少少是一些无情而善忘的人。

201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