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鉴于自己的简约主义倾向
当逐日志满了一百之后 决定只写编号
这个样子 好像文字成了罪犯 正在我的BLOG里被提审

去黄鹤楼的路上
出租车司机对我说 恩 你看着不像个好人

固然 我不是那么热衷于要当一个好人的
然而 看我的白衬衫多么干净 它甚至是长袖的
我穿着它和中规中矩的牛仔裤 看上去好像要去参加红五月大合唱一样
为什么这司机看到我 还是会说 恩你不像个好人

永远被当成纯洁的大一新生的小嘉在旁边窃笑
我突然觉得很灰心 再也不肯搭理司机
直至看到街边《七剑》的海报 才重新说起话来

徐克诸多作品当中 最爱是《青蛇》
妖娆 香艳 并幻灭
最记得其中歌词
——
与有情人做快乐事 未问是劫是缘

在不清不楚尘世 的确是需要这样一些随遇而安的心情

今次徐老怪《七剑》方出鞘 已有人忙不迭挑剔
然而 我已决意要去电影院看 看江湖如何瓦解 或是重现

黄鹤楼上有猛风急吹
小女孩跑飞了帽子 哭起来
日光强烈 拍出来的所有相片 都像幻觉

江滩边 亦有腥风漫卷 浊浪轻拍
买一包烟 还是茶花
同行的W说起 从前是因烟盒上那两行字才吸这个牌子 现在字没有了 就再也不吸
呵 性情中人

江汉路据说集中了武汉的美女 看一看 当然不比西单王府井 然而 还好
小嘉睁大眼睛只找白马王子 之后沮丧摇头 恩 都不如Jeff
Jeff何人也
研讨会上牛津的博士
美国南卡州人 蓄络腮胡的骑士
只穿灰色衣服的英俊男人
因赞成堕胎和杀婴而被教会斥为邪有暗香盈袖恶的哲学家
小嘉的白马王子
呵 不不不 应是白马国王 拖家带口的

晚间在吉庆街的大排挡吃饭
每隔一分钟就要谢绝一次民间艺人自动请缨的收费表演
几乎没被烦死

只其中一个女子予我印象
因她生得美 且她已在老
穿黑色薄纱衣裳 质地很低劣 然而 有什么关系 她的胸口洁白得足以令人忽略衣裳的质地
身段想必一度是曼妙的 虽则此刻已现出颓相
一把电光紫的吉他抱在怀里 弹得并不高明
她境况不好 谁都看得出
然而 怎么会
早十年 单凭样貌 她亦挣得到出身
大概是错过了机会 或是错看了男人
此刻在大排挡里 十块钱一支歌 将最后的姿色廉价零沽

回去时 刚上楼 就见一个灰东西蹲在门口
吓一跳 几乎要夺路而逃 但仍逼自己站定了去看
呵 野兔
若不是它耳朵竖直 我一定当它是巨型老鼠
到底是让W拎了它下楼 才敢去开门

所在的房间遍布镜子
据说久居镜屋 易病 易产生幻觉
几经折射 自己的影像出现在一个出人意表的地方 不免惊吓
这样恍惚的状态适合写作

101
在武汉开始新的长篇

2005-8-6